您现在的位置:

珠海健康频道 >> 翩翩少年 >> 乾隆评古代帝王崇祯继位时“国事已不可为”

乾隆评古代帝王崇祯继位时“国事已不可为”

来源:站内编辑更新   时间:2017-01-12 02:01   编辑:本站

  乾隆评古代帝王崇祯继位时“国事已不可为”

    :历代帝王庙是明清两朝专门祭祀古代帝王的皇家庙宇,始建于明朝嘉靖十年(年)。在该庙的景德崇圣殿内,供奉着位古代帝王的牌位

乾隆评古代帝王崇祯继位时“国事已不可为”

    历代帝王庙是明清两朝专门祭祀古代帝王的皇家庙宇,始建于明朝嘉靖十年(年)。在该庙的景德崇圣殿内,供奉着位古代帝王的牌位,上起三皇五帝,下至明末崇祯。乾隆与历代帝王庙有着不解之缘,他曾经经六次亲祭帝王庙,并且重修殿宇,在庙内留下四座石碑。这些碑文记录了乾隆对于入祀帝王的评价,同时也反应出他治理国家的心路历程。

    乾隆三年(年),岁的弘历第一次到历代帝王庙祭祀。据《清史稿》记载,这一年水灾、风灾、旱灾、雹灾、蝗灾频发。十一月、产生特大地震,地震又引起火灾、河堤决口。乾隆紧迫挑唆兰州库银二十万两,并且派专员去赈济,次年他还免去了灾区的所有额赋。亲祭帝王庙以后,乾隆作了一首《礼成纪述八韵》。诗中写道:“志曾经希舜禹,心媿作君师。”由此可以看出,乾隆心怀大志,然而对于于如何驾驭这个庞大的国家,他还有些惊慌不安。

    乾隆九年(年),岁的乾隆第二次亲祭历代帝王庙,这次祭祀没有留下甚么感言。为了修葺帝王庙,乾隆从二十七年开始,将景德崇圣殿的顶瓦换成黄色琉璃瓦,并且将主体建筑的外立面换成金龙以及玺彩画,从而将正殿的规格提高了。完工后,乾隆于年第三次亲临致祭,并且写下《历代帝王庙瞻礼诗》以及《重修历代帝王庙碑文》,镌刻在石碑上,立于帝王庙西南碑亭。

    这一年是有着特殊历史意义的一年。年甲申年,明代消亡,清军入关,开始了大清王朝的统治。偶合的是,这一年也是甲申年,只无非时间已经经由去年,正好两个甲子。是年乾隆岁,而这一阶段也是他统治的巅峰时代:前后平定准噶尔叛乱、大小以及卓,并且在新疆设伊犁将军。此时社会不乱,经济发展,人口增长,疆域辽阔,乾隆本人也是踌蹰满志,很是自患上。

    《历代帝王庙瞻礼诗》开头便说:“三皇五帝道功崇,历代君王懋建中。虽是乘除了抚人世,难道兢业代天工。”其意是说三皇五帝的功德崇高伟大,其他君王也都有勉力建业之功。尽管世事消长引起朝代更替,然而帝王们没有不兢兢业业、代天职事的。这首诗既是对于古代帝王的树碑立传,也是对于自己的确定。

    在《重修历代帝王庙碑文》中,乾隆强调要“观德”。“观德”一词出自伪古文《尚书》中的《咸有一德》篇:“七世之庙,可以观德。万夫之长,可以观政”。乾隆认为,“观德”其实不是单纯的树碑立传,而是察看并且引以为戒。他举例说:周人曾经经被商王朝监管,一旦周灭了商,就称自己是正统,而把商叫作“胜国”,就是被灭之国,这类朝代的更替能不让人警惕乃至惧怕吗?所以乾隆说,如今把各个朝代的帝王聚于一室,不单单是为了效法,还要从朝代的兴衰更替中吸取教训。“观法之所存,即知戒之所寓”,这才是乾隆的“观德之意”。

    乾隆四十年(年)农历二月,岁的乾隆第四次来帝王庙祭祀,并且写下《躬祭历代帝王庙礼成有述》。跟着春秋的增长以及经历的增添,他对于古代帝王有了新的认识。他在诗中写道:“圣惟吾法庸吾戒,法者实稀戒实多。”意思是说:我要效法那些圣贤之君,对于那些昏庸之君则要引以为戒。但是纵观庙里入祀的这些帝王,值患上效法的实在太少了,要引以为戒的却实在太多了。相比上次祭祀提出的“法、戒并举”,这次乾隆更强调“戒”。

    乾隆于四十八年(年)农历三月,第五次来帝王庙祭祀。此时乾隆年逾古稀(岁),他写下《癸卯暮春祭历代帝王庙礼成述事》。诗的大义说:“我摆出供品请帝王们飨用,史书记载的朝代更迭则让我心生畏惧。祭典完成以后起驾回宫,我还频频回首,思绪万千。”此时乾隆已经经暗下决心,要对于帝王庙进行改革了。

    明太祖朱元璋最先在南京建帝王庙时,只供奉位帝王、个陪臣。清朝康熙皇帝在逝世以前提出:“应将凡曾经在位、除了无道被弑亡国之主外,尽宜入庙崇祀。”雍正秉持康熙遗愿,将入祀人数增添到位帝王、个陪臣。乾隆认为,康熙、雍正的做法是“至大至公”。其实早在乾隆元年(年),乾隆就增添一人入祀,他就是明代建文帝。乾隆在谕旨里追谥建文帝为“恭闵惠皇帝”,并且将其牌位放在明太祖的牌位旁边。

    乾隆四十九年(年),乾隆下了一道很长的圣谕,对于帝王庙入祀帝王的增减做出较大变动。乾隆首先确定了崇祯皇帝。他认为,明之所以亡国,是由于万历、天启皇帝不理朝政,以至法式废弛。崇祯继位时,“国事已经不可为”,他尽管辛勤经营年,仍不能“补救倾危”,最后以身殉国。所以,乾隆把崇祯的牌位添进去,而不入祀万历、泰昌、天启,在乾隆看来,实乃“千古大公定论”。

    出于相似斟酌,乾隆又增添了唐宪宗、金哀宗。他认为,唐宪宗时,藩镇的节度使拥兵自重,宪宗征讨节度使,使藩镇接踵归顺朝廷,保护了国家的统一,他“在有唐一代中尚属英王”。宪宗晚年被宦官杀害,并不是无德,所以应当入祀。至于金哀宗,乾隆认为,金哀宗生不逢时,他继位后也曾经进行改革,但因为以前的海陵王淫虐失德,金国大势已经去。后来蒙古铁蹄南下,金哀宗无力回天,“自缢殉国”。他与崇祯帝的命运类似,所以应入祀帝王庙。乾隆并不是一味地增添,他撤掉了东汉桓、灵二帝的牌位。桓帝崇尚佛道,沉湎女色,导致宦官掌权,酿成“第一次党锢之祸”。以后的灵帝更为昏聩,宦官擅权到达顶峰,大批的士大夫被处死、软禁或者放逐,史称“第二次党锢之祸”。乾隆认为,东汉之亡,亡于桓、灵之手而非汉献帝。桓帝、灵帝这两个“灰暗之君滥叨庙食”,现在必需把他们肃清出去。

    在谕旨中,乾隆正式提出“统绪,不绝如线”。他说,统绪之所以呈现这么多缺环,就是由于议礼大臣抱有南北之别、高下之分的成见。所以乾隆下旨,增祀东晋、南朝、北魏、五代十国的皇帝,加之唐宪宗、金哀宗,计帝,使帝王庙的入祀人数增添到人。为了表示对于这次增祀的注重,五十年(年)仲春,乾隆第六次、也是最后一次来帝王庙祭祀。如今矗立在历代帝王庙里的三座碑亭,都与乾隆第六次亲祭有关。

    东南碑亭始建于清朝雍正年间。亭内所立之碑,碑阳是雍正十一年(年)所书,碑阴是乾隆五十年(年)写的《仲春祭历代帝王庙礼成述事》。乾隆之所以选择在父皇所立之碑的违面刻字,是由于父子二人讲了同一件事,即为何增添入祀帝王的人数。乾隆觉患上意犹未尽,于是同年秋季,他派大臣以及坤等人督办,新建了正东碑亭、正西碑亭,五十一年动工,五十二年建成。

    年对于乾隆来讲极不寻常,这一年是乾隆执政五十周年,当时他已经经岁。回首旧事,乾隆心中一定感慨很多。所以在正东碑亭的碑文中,乾隆把自己对于帝王的评价以及执政心患上都写了进去。

    正东碑亭内立有乾隆五十年(年)写的《祭历代帝王庙礼成恭记》。碑文指出:“夫天下者,天下人之天下也,非南北中外所患上私”,所以,皇帝不应当有民族以及地域的差别。乾隆增添了位皇帝,从而将上起三皇五帝、下至明末的帝王世系串连成线。跟着春秋的增长,乾隆对于执掌国政愈来愈心存戒惧。在这篇碑文中,他重申“法戒”,即效法好皇帝,对于昏君则要引以为戒:“孰可以为法,孰可以为戒,万世以后,入庙而祀者,孰不憬但是思,惕但是惧耶!”

    正西碑亭与正东碑亭同为乾隆五十二年建成。与正东碑亭内洋洋洒洒的碑文相反,正西碑亭仅立一座无字碑,碑的正、违面没有一个字。

    乾隆岁登基,实际执政年。他鼎力推广重农政策,屡次蠲免钱粮、税赋,减缓了社会矛盾;他武断出兵,平定叛乱,巩固了统一多民族的封建政权;他命人《四库全书》,为维护以及传布中国文化作出了贡献。这一时代,政治不乱,疆域广袤,人口增长,社会经济发展,是大清王朝的巅峰时代。但是他又好大喜功,连年用兵,耗尽国库积蓄;六次南巡,铺张豪华,劳民伤财;晚年宠信大赃官,吏治腐败,赃官风行;他大兴文字狱,烧毁民间书籍,禁锢了思想、文化的发展。当时西方已经经吹响工业革命的号角,中国却还在封建的土地上迟缓前行。事实上,大清王朝到乾隆这里盛极而衰,留给嘉庆的是一个烂摊子。对于于自己的是非功过,乾隆应当是有必定认识的,也只能交给后人来评说,所以才会留下一座无字碑。

更多健康知识请扫描微信二维码

上一篇:没有了!下一篇:没有了!

媒体合作QQ:910090416 合作热线:15210740049 本频道所发布内容法律责任由北京负责

本站所提供的任何用药及治疗方法仅供参考,不能替代专业医务人员的建议。

如未到医院就医,并未遵照医生诊断和治疗建议,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,本站概不负责,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。

网站地图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,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