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珠海健康频道 >> 翩翩少年 >> 乾隆盛世为何没能清除腐败?盛世是个巨大泡沫

乾隆盛世为何没能清除腐败?盛世是个巨大泡沫

来源:站内编辑更新   时间:2017-01-12 02:01   编辑:本站

  乾隆盛世为何没能清除腐败?盛世是个巨大泡沫

    :乾隆早期采用了一系列强悍的独裁措施,但并没解决传统政治中的基本问题——腐败。在独裁社会想根除了贪污,就犹如让大海休止波动同样不可能。

乾隆盛世为何没能清除腐败?盛世是个巨大泡沫

    乾隆早期采用了一系列强悍的独裁措施,但并没解决传统政治中的基本问题--腐败。在独裁社会想根除了贪污,就犹如让大海休止波动同样不可能。对于于腐败,监督气力不外有二:一是儒学价值观;一是最高统治者的决心。在乾隆晚年,这两个前提都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残忍而多变的乾隆

    问:乾隆前期与后期变化极大,这是为何?

    张宏杰:由于他擅长总结历史教训,另外,他受《易经》影响很大,主意宽严相济,刻意不让手下明白他的设法,所以他一辈子都在变来变去。另外,以及普通皇帝不同,他尤其残忍。

    问:在书中,您写到了他在西北的大屠戮,可谓惨无人道,可为何昆裔文人反而大加赞扬这么一个残忍的人呢?

    张宏杰:由于咱们有能人崇拜,只要是“做大事”,杀人越多就越是伟大,其实乾隆的有些行动与希特勒没甚么差别,昆裔文人赞扬乾隆,说明在咱们的传统文化中虽有人性主义的基因,但离真正意义上的人性主义,还相去甚远。应当看到,独裁主义的本性就是残忍的,从性情上论,康熙比乾隆宽厚许多,可一旦危及皇权,他也会变患上很残暴,动辄灭族。所以说,残忍不是乾隆的问题,而是独裁思惟的问题。

    为什么错过化

    问:乾隆到达了中国传统政治的顶峰,但偏偏在他手中,中国错过了化的机会,最“好”的皇帝却办了最坏的事,是甚么造成为了这样的死循环?

    张宏杰:由于乾隆盛世是基于少数统治者利益最大化而设计出来的盛世。乾隆在精神上并没提供任何新的东西,不过是把传统的统治技术推到极致。而,人类文明主流是通过立宪制以及代议制,“实现了对于统治者的驯化,把他们关到法律的笼子里。”乾隆却完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缜密、最完美、最牢固的独裁统治,在他眼中,任何民间的自发性以及主动性都是危险的,他强化的是对于民众的驯化。如果当时独裁统治不是那末密不通风,民间能具有较大的经济、文化、思想空间,化有可能浸润这片古老的土地。

    乾隆胜利地建造了一个针扎不透、水泼不透的政治监狱,这个监狱塑造出来的国民当然驯服、听话、忍受力极强,却没法挺起腰板,主动迎接世界大潮。乾隆时期的中国人是“做稳了的奴隶”,只许有胃肠,不准有脑子。

    难以突破的鲜克有终

    问:像历史上许多“明君”同样,乾隆晚年也堕入了昏聩、懒政、迷茫的状况中,这是为何?

    张宏杰:中国帝王都是人治的信奉者,绩效如何,依赖于统治者个人的精神振作与否,可没有内外前提的制约,个人的英明与自制根本没法抵制环境的纵容与侵蚀。由胜而骄,好逸恶劳,是人道不变的规律。盛世君主常常是集英明与昏聩于一身,理智与膨胀为一体。他们既是光辉的创造者,也是衰败的祸首罪魁。

    权利应当受束缚,这本是很容易想明白的道理,但独裁主义的特点就是不让人思考,而皇权是会让人上瘾的,戒都戒不掉,我今年还会推出一本书,叫《坐天下很累》,表面上看大权在手很萧洒,其实历代皇帝平均寿命很短,糊口质量很低,在权利的重压下,人常常会走向变态。

    盛世是一个巨大的泡沫

    问:乾隆在到达盛世后,对于盛极而衰充溢警惕,采用了良多措施,为何反而加重了衰败的到来?

    张宏杰:在历史上看,盛世保持的时间都不长,说明它无非是一个巨大的泡沫,压力越大,崩溃越快,结果又落入治乱循环当中。乾隆这个人责任感很强,他的忧患意识比历代皇帝都要强烈。但乾隆盛世的基础是将百姓紧紧地节制起来,这只是乾隆一个人的盛世,是爱新觉罗家族利益最大化的盛世,其实不是底层百姓的盛世,所以越是盛世,他越要把所有资源都握在手中,毫不放开。

    在自然界中,鲜花与毒草都会有,毒草也在为生态系统做贡献,可在乾隆眼中,毒草有要挟,一旦发现,立刻歼灭,这当然是不乱了局面,却抹杀了一个社会应有的活气。乾隆时期遇到的挑战史无前例,即人口快速增长带来了巨大压力,传统政治中没有好的应答手腕,如果放松一些,通过发展本可减缓这一矛盾,可乾隆却反其道而行之,自然会使危机加重。

    为压抑意见,乾隆朝文字狱重点打击社会底层。据统计,康熙、雍正两朝文字狱起,官绅、名士占三分之二。而乾隆年间,约起文字狱中,%出自社会下层。体现出乾隆对于社会动荡的过度防范心理。

    一代读书人的惨剧

    问:书中张廷玉一章使人印象深入,张廷玉甘为皇家秘书,乾隆反而屡加耻辱,是否有点太过分了?

    张宏杰:乾隆对于自己的智力极度自信,认为自己是超人,相信真谛永久在自己手中,相信自己可以超出普通规则。对于别人表面上很礼貌,心底却缺少尊敬。对于敌人或者对于手,喜欢像猫玩老鼠同样,为所欲为地捉搞够了再吃掉,这是独裁者们生存快感的之一。

    乾隆性情与张廷玉有类似的地方,都很精明,所以乾隆不为其表面恭敬迷惑,总想戳破其自私的本性。乾隆是完善主义者,总想突破自然的界线,直接掌握属下的大脑。他极度以自我为中心,将世界看成是他的玩具,感情尽管丰厚,却缺少同情心,他人对于他略有不忠,他便感到极度受伤害。

    至于张廷玉,他看到体制太强大,感到自己没法抗衡,从中又尝到了一点甜头,所以自觉地成为了它的爪牙。如果当时士人携手,经由几代抗争,或许能撼动体制,但那一代读书人没有牢固的精神基础,都是实利主义者,看到抗争了,这一代也享受不到甚么,加之刚脱贫,难免会被利益诱惑所征服,而西方知识份子许多从贵族转化而来,对于物资的饥渴感没那末强。

    反腐者却成为了腐败者

    问:乾隆早年致力反腐,可后来为何他自己也变为了贪腐者?

    张宏杰:乾隆早期采用了一系列强悍的独裁措施,但并没解决传统政治中的基本问题--腐败。在独裁社会想根除了贪污,就犹如让大海休止波动同样不可能。对于于腐败,监督气力不外有二:一是儒学价值观;一是最高统治者的决心。

    在乾隆晚年,这两个前提都失去了作用。在乾隆的不断打击挫辱下,官员们慢慢抛却了人格操守,而晚年乾隆精力不济,加之他带头腐败,为赃官们建立了表率。仅仅十余年间,就完成为了从纪律严明到轨制性贪腐的转变。乾隆后期,腐败已经成为体系性、体制性的腐败,这是基于轨制而发生的,靠人治不可能患上到根本解决。

    被自己的权利所俘虏

    问:贪腐严重,尹壮图曾经上书谏言,反而引发乾隆大怒,其实尹壮图是善意的,想匡助乾隆,可结果却事与愿违,使人不解--说出真象那末可怕吗?

    张宏杰:乾隆皇帝越到老年,越构成一个心理定势:成就是主要的,问题是局部的。乾隆晚年连续暴发多起贪污大案,他却认为这无非是一个指头的问题,既已经发现以及处理,就证明问题已经经解决。

    那末,为何天下人都看患上清清楚楚,只有老皇帝视若无睹呢?由于晚年乾隆成为了“洞穴人”。《“倒萨战争”与萨达姆的终局》一文说过:“他是自己权利的俘虏。他看到的、听到的,都是支持权利的正面信息,负面的信息都作为过错的信息被清洗掉了。在他的周围构成了一个机制,它自动地过滤掉过错的信息,输入正确的信息。在此情况下,这个领袖常常没法正确地看待自己以及世界,他乃至都没法对于自己的气力构成恰当的相符实际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独裁者极易成为“洞穴人”,由于周围会萃着大量以窥伺他心思为生的人。“精明太过”到“颟顸胡涂”,中间并无甚么鸿沟,只需要心态转变。在大量的“正面报导”的包抄下,他对于尹壮图的“负面报导”非常愤怒,也就能够理解了。

    古代盛世的特色

    问:乾隆朝多是官方文本中“盛世”一词重复至多的时期,远超历史上任什么时候期,那末,古代的盛世特色如何?

    张宏杰:生逢盛世,是许多中国人对于时期的最大指望。但是,每一次盛世都以大范围的祸乱之世为前奏,而终局一样是大崩溃。由于历史上的盛世依赖的是人治,而非轨制立异。

    中国历史有一个奇怪的现象:一个王朝埋头开辟时,不常提及盛世。相反,当问题重重时,却常高唱盛世,由于那是传统王朝统治合法性的证明。一个蒸蒸日上的政权不需要用自我宣扬来壮胆,汉朝文景之治、唐代贞观之治中,帝王以及大臣从不自诩为盛世。南宋高宗赵构苟安一隅,国仇家恨尚不能报,却常自夸为盛世。大臣们称赞盛世之声也遮天蔽日。在整个清朝,盛世叫患上最响的是雍正与乾隆晚期。

    问:如果假定一下,乾隆的目光能更开阔一些,历史的过程是不是会有所扭转?

    张宏杰:这只能是猜测,如果马戛尔尼来华正值乾隆早期,可能他对于世界大潮会更敏感一些,但也可能仍然麻痹。乾隆视线受限,他的知识结构不足以理解新的变化,即便在今天,咱们已经糊口在信息时期,许多人对于世界文明不照样视若无睹?许多国民的心态,比年前的义以及团又扭转了多少?一个人很难突破本身教育、阅历的局限,这只能靠时间来渐渐淘汰。

更多健康知识请扫描微信二维码

上一篇:没有了!下一篇:没有了!

媒体合作QQ:910090416 合作热线:15210740049 本频道所发布内容法律责任由北京负责

本站所提供的任何用药及治疗方法仅供参考,不能替代专业医务人员的建议。

如未到医院就医,并未遵照医生诊断和治疗建议,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,本站概不负责,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。

网站地图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,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。